宗馥莉:我们是最尴尬一代 被70后压着被90后赶着


导语

“我父亲是亲力亲为做每一件事情,他觉得这样有更多的成就感,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家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附在一个人身上,这个风险就高了,所以我希望打造人与人之间的共赢。”宗馥莉说。“我们是最尴尬的一代,被70后压着,被90后赶着。”

宗馥莉

“你最近最幸福的事儿是什么?”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阎志、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宗馥莉、协鑫(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朱钰峰等著名企业家被问到这个问题时,给出了各式各样的答案:孩子;建立了产业园;服务了客户……

这是11月26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第十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青年企业家代表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活动中发生的场景。目前,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共有会员1938名,其中35岁以下占47%,研究生以上学历占31%,本科学历占64%。协会还吸收了港澳台特邀会员36名。

“我们是最尴尬的一代,被70后压着,被90后赶着。”著名的“创二代”宗馥莉语速极快。

在公共活动露面时,2014年福布斯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上排名第八的这位女企业家在公共活动露面时,总是免不了频频被提及与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庆后的父女关系。在场另一位总和上一代一起被提及的80后是朱钰峰,他父亲朱共山是光伏行业的巨擘。

“90后创业没有包袱,所以他们更多的是一种自我能力的实现。而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应该说过往的经历是比较正统的,毕业进公司开始历练或者是工作。”朱钰峰说。

承前启后

朱钰峰说:“我觉得对于我自己来讲,(父亲)他应该算一个偶像级的人物。我一般都会叫他董事长。”

“我在家叫(宗庆后) 老爸 。” 宗馥莉笑着说。

经过高中、大学八年的海外留学岁月,2004年,宗馥莉以新人身份回到娃哈哈,并没有立刻进入决策层,2010年才担任娃哈哈旗下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据报道,她“非常勤奋,经常是第一个去,最后一个走”。但她表示,现在的 她看起来不那么拼了。

“我父亲是亲力亲为做每一件事情,他觉得这样有更多的成就感,但是我觉得一个企业家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附在一个人身上,这个风险就高了,所以我希望打造人与人之间的共赢。”宗馥莉说。

宗庆后曾在2013年全国两会时表示,中国民营企业家的第二代大多有留学背景,一大半不会接班,而自己的企业“规模比较大,也比较先进”,所以女儿“可能还看得起”。

宗馥莉坦陈,和她差不多的“创二代”基本都是在国外留学,西方文化崇尚标新立异,也非常有创新性,但是自己还是需要回到国内这个大环境里面。

“在这七八年里面,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认同别人的东西,也希望学到更多,通过公司的企业文化去传递到每个员工身上,这样的话,社会也会根据我们的一些变化去变化。”宗馥莉一字一句地说,“不要把我们看作是二代,80后本身也有一代企业家要出来,我们扮演的可能更多的是承前启后的角色,我们除了要传承,同样也要发展。”

对低调的年轻高管朱钰峰而言,父亲那一辈人最大的特质就是勤奋,但也有开放和创新。协鑫集团从一片荒地起家,2011年技术改革,扩建了三条当时全球最大产能的1.5万吨生产线。自主研发的太阳能原材料多晶硅和单晶硅在产品技术上步入世界一流水平。这是他认为最有价值的事情。

“(我对父亲)不是听从,但是我觉得成功的人一定有成功的理由,并不是因为他是我的父亲我就要否定他,或者我是他的小孩他就要否定我。”朱钰峰说。

热爱

“我觉得这两年我最幸福的事就是昨天我们的股价终于回归到我们的发行价了。”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于腾群的话,引发台下企业家一片会意的笑声,“我们的市场价值得到了回归,我觉得我们公司的价值再次得到了认同。”

于腾群现在的要务之一就是盯着资本市场。他清楚地记得A股发行价是4.8元,最高到了12元,去年跌到低谷,2元钱左右,所有人见到他都问股价什么时候升上来。

于腾群觉得,这是一家老企业,也是新企业。中铁所属的中铁山桥集团历史可以追溯到1894年成立的山海关机器厂,直到2007年9月12日,以整体重组、独家发起的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12月3日正式A股上市。

70后于腾群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后进入了这家老资格国企的西安铁一局,距1989年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成立不到一年。他专注的就是把本职岗位规定的职责履行好,每完成一件工作,领导说“小伙子不错,继续努力”。

于腾群后来转到总部,接触到青藏铁路的修建工作。在青藏高原的风火山4800米左右的地方,中铁建了一个科学观测站,每天早、中、晚三个时间点固定地去测量温度、风向、风速以及冻土的变化情况。说是观测站,就是一间房子,没有电视,只有两个人守在那儿,父亲去世了,儿子顶上去。也是这么间房子,从1950年代初一直到2000年初,一天没落下,积累了世界范围内都少有的、非常翔实的数据。2001年6月,青藏铁路破土动工,3万人在4000多米海拔上扛着氧气瓶作业。当时面对的三大世界性难题――高原冻土、高原缺氧和环境保护全部被攻克了。

“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企业当中逐步地成长起来。所以你现在问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我觉得就是热爱。”于腾群说。

现在,这家拥有将近300万名员工的中国中铁是全球最大的集团建筑公司之一,在世界五百强当中排名第86位。中国目前在建和已经建成的2/3的铁路、60%的地铁和1/10以上的高速公路,由这家老国企建造。

于腾群每天要和很多境外投资者接触,他就给人家讲这些关于热爱的故事,他觉得这里一定有投资的价值。

创业环境

“请各位企业家为所在地区的创业环境打打分吧?满分100分。”现场有人提问。

阎志觉得,对外省企业来说,武汉可以给100分,因为“武汉的高校特别多,有130多万在校大学生,是中国在校大学生最多的城市,也是世界在校生最多的城市之一。武汉也是继中关村之后中国第二个自主创新示范区,已经产生了很多优秀的创业企业,武汉人很厚道,胸怀也很宽广,大江大湖养育了很好的心性”。

宗馥莉指出浙江的软环境其实可以再提升一下,比如高学历人才都是在北上广,这方面需要更多努力。于腾群认为北京的创业环境不错,但也有对一个更公平的市场环境、更法治的创业环境的期许。

“中国发展太快了,民营经济规模还不够大。”北京国能中电节能环保技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白云峰也觉得有不完美的地方。

“我很难定位自己是一代还是二代,在座有很多可能跟我一样,大学毕业以后先在体制内干,然后某一个时间点辞职并创业。”白云峰说。1975年出生的他1999年加入国资企业北京国华电力有限公司,是当时唯一的非电力行业发电公司。

白云峰既当选过年度经济人物,又做过年度时尚先生,他感到今年最幸福的事情是和浙江大学、华北电力大学等高校科研院所合作,把燃煤的污染降到比燃气还低,“这项成果未来有望缓解肆虐的雾霾”。

创业以后,他在博客、微博上的签名都是一句老话:本分守正,天道酬勤。“有的时候就有 不追求完美,就会觉得不进则退 的感觉。” 白云峰说。

“任何价值观的形成,都是大家共同创造的结果。一方面,我们要推动社会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另一方面,我们要看到,任何价值观的形成不是由一部分人来制定,让另一部分人来遵守的。在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进程中,应该是我们不同的人群共同为我们的价值体系形成创造新的贡献。”中国青年企业家协会党组书记皮钧认为,企业家人群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价值观不是自己“讲”出来的,是在实践中被他人“读”出来的。“我们要善于引导青年企业家把个人的价值观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机统一起来,并引导他们通过实践,不断和丰富和发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9-20 13:27:59